2018年11月13日
    
您现在位置:首页  > 教育科研 > 优秀论文 > 正文

课程范式的转换下的综合艺术课程教学

发布时间: 2011-09-04 20:37:33 点击数: 2296 作者: 李力加 来源: 本站 打印文章

课程范式的转换下的综合艺术课程教学

 

      摘要:世界范围的后现代课程研究中出现范式转换的方向,已从过去单一的课程开发走向了课程理解范式。这样的转换在观念形态上的理解主要是将课程作为一种多元文化的文本,去理解它和研究它。新课程改革中诞生的综合艺术课程对艺术学科知识的理解在根本上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对什么是艺术学科知识的涵义有了新的认识。

     关键词:课程范式  转换   建构

     近年,世界范围的后现代课程研究中出现范式转换的方向,已从过去单一的课程开发走向了课程理解范式。这样的转换在观念形态上的理解主要是将课程作为一种多元文化的文本,去理解它和研究它。新课程改革中诞生的综合艺术课程对艺术学科知识的理解在根本上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对什么是艺术学科知识的涵义有了新的认识。这里所提到的知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单一的音乐、美术、戏剧、舞蹈等学科知识逻辑体系的东西,而是在深层面上对一种历史文化的认可和理解。这就是说,新艺术课程的教学问题在于不是将学科的技能性知识,或普通老师过去认为的教学知识点重点,作为一种显性的知识予以传授目标,而是以人文文化的涵盖与滋养作为学生应该必备的文化基础和心理素养。在大力倡导知识的社会性建构理论指导下,综合艺术课程提出了以人文文化主题(精神)统领四个艺术学科领域的新课程知识体系,并由此引导出对学生艺术感受和艺术表现基本能力的培育。这个知识体系是以艺术学科的不同领域表现载体作为承载物,而传递的则主要是历史为我们留下的宝贵文化(精神)遗产,而不仅仅是某个作品本身或具体的技能和方法。这里主要指的是艺术作品为我们留下的一种思想,价值观和哲学观。

      这样,新的艺术课程作为学生反思性艺术实践活动的平台,提出了艺术学习所获得的文化知识应该是一种社会文化性建构过程。学生的艺术学习实际上是自己文化知识建构过程的主动参与者,而不是过去那种被动的接受和灌输,就像读报纸一样来单纯接受某种信息;例如,对音乐的理解并不是单一的对乐谱和学科形态概念的认识,对表现技法的接受,对美术的了解并不是对具体绘画方法和制作形式、手法的接受,或对某种概念问题的灌输性教学。这样的课程范式变化,就要求学生在艺术课为他们创设的不同文化情境中对所接触的文化知识进行一种反思性理解,而不是直接的拿来。通过综合艺术课程的反复实践,使学生能够逐步形成一种综合的思维方式,一种整合的能力,从而达到对社会生活的认识和理解。这样的理解最主要是在文化层面上的,而不是过去单科的音乐课和美术课课程大纲中所希望学生达到的东西,那种所谓的会唱歌或者是会画画,这是两种根本不同的课程目标。

      在新艺术课程的目标中,文化的传承和情感价值的提升是最主要、最突出的亮点。学生在艺术课程的文化情境中潜移默化地获得某种意识形态上的规范和通达,这样的获得并不是笼罩在孩子们头上的说教,也不是一种强加于人的灌输性接受,而是通过艺术课程的单元主题所生发的文化情境,使学生的情感发生触动性的同情与感动,在这其间,学生价值观的获得和逐步建立是在不知不觉的情感感受里积淀的,因此,他们在艺术课上所获得的就不仅仅是知识本身。那么,这其中有没有学科知识的传递和获得呢?回答是肯定的。音乐、美术、舞蹈、戏剧等学科知识对基础教育中的学生来说,不是依据传统意义上学科逻辑体系进行传授,而是依靠课程中一定的文化情境下,在联系学生生活经验的基础上顺利地使学生习得。从第一学段中点击式的、循环出现的学科知识,到第二学段为学生一生必备的艺术学科能力的逐步建立,再到第三学段艺术法则的形成。无论是传统艺术学科的音乐、美术,还是新进入艺术课程的戏剧、舞蹈,这些学科知识与要素都是依靠单元主题分布于不同的文化情境中,在不同的文化语境里使学生触景生情,在情感的感动里、在文化的传递中、在生活经验的唤起和回忆中,得到对学科知识和技能的迁移和理解。情感是学生艺术学科知识建构的纽带,它缩短了学科与学生心理的距离。不同艺术学科领域的教学内容、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心理距离被单元课题所创设的文化情境融合了,学生在情感交流和沟通中获得知识与信息,情感因素加快了学生对艺术学科知识的心理认知性建构。

      在对艺术课程新教材每个具体的单元课题分析后,就会发现,每个单元主题创设的文化情境都能够在各自不同的艺术语境里,通过情感的交流和沟通将学科要素的东西转化成为学生需要的知识。这就是说,综合艺术课程决不是以老师们过去所知道的某个艺术学科知识去替代学生在生活经验里那种一般人看起来不起眼的社会能力和对知识的感受。说到底,综合艺术课程就是一种文化的对话,是在开放的、动态的、变化性的交流和互动里让学生产生反思的。例如:《小兔乖乖》教学设计,选自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材(新世纪)版《艺术》二年级下册第3单元课题一《可爱的小兔》,山东美术出版社2002年版。

      教师在分析了教材后提出的设计思路:

      十二生肖起源于我国原始先民的图腾信仰,酝酿并逐渐定型于民间。十二生肖的艺术作品富于情趣和浓厚的感情色彩,能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想和视觉、听觉上的享受,丰富了我们的情感体验,同时又是对祖国优秀民间文化的继承。

    《小兔乖乖》是小学艺术教材中继十二生肖动物之后的又一课题,从艺术与生活,艺术与文化相联系的方面,引导学生进一步了解我国的生肖文化,感受传统民俗文化的神奇,引发兴趣,使艺术与情感的整和发展得到进一步的升华,同时通过观赏民间工艺品、歌曲演唱、戏剧表演等活动形式,培养学生敏锐的观察力、表演能力和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力。

      教师提出的教学目标:

      1、师生在收集、整理与交流有关兔子资料的过程中,体验艺术与生活,艺术与情感,艺术与文化之间的联系。

      2、学生能主动参与故事创编、表演,并分享与同学合作与创作表演过程中带来的快乐。

      3、孩子们能利用柯达伊手势找准音高位置,准确歌唱。

      4、在游戏与艺术活动相互贯穿、渗透过程中,能体验艺术课的无穷乐趣。

      教师在课题中设计了四个教学活动,一、课前游戏:猜卡片;二、兔年新包装;三、龟兔大赛赛前花絮;四、向乌龟挑战。其中活动三又设计了下列的具体的学科表现活动:

      1  学学走、跑、跳

      师:从现在起,大家的角色就是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兔子啦!小兔子们!会不会兔子的走、跑、跳呀?教师用三种节奏型弹奏乐曲《小兔乖乖》,用电子琴的多种音色来表现兔子爸爸、兔子奶奶以及小兔乖乖:快速(钢琴音色),中速(单簧管音色),慢速(大提琴音色),学生分三组表现。

      2 扎扎才才兔行锣

      中国戏曲当中还有一种表现兔子的走法,并配上一种兔行锣,想见识见识吗?(兔子翻跟斗配上锣鼓经的画面出现)。

      X  X  | X  OX  | X  X  | X  OX | X  X  | X  X |  X X  X | X  O  | |

         (啊)扎    才(啊)扎       一个  令才

     师生一起学一学,拍一拍,动一动,亮一亮相。

     3、我爱柯达伊--《小小兔子出来玩》填词表演唱

     师:这兔行锣一开,各种兔子就从四面八方涌来(音乐--《小小兔子出来玩》;画面--兔子影集),瞧!这儿有几只特殊的兔子,让我们根据图示来数一数:DOREMIFASOLLATI1234567,原来是小朋友最喜欢的柯达伊手势,看着我的手,张开你的口,曲谱就在老师手上--学生看手势唱旋律:

      5  5 | 6  6 | 5  5 | 3 - | 2  3  | 4 - | 3  4  | 5 - |

      5  5 | 6  6 | 5  5 | 3 - | 2  3  | 4  2  | 1 - | 1 - | |

      利用多媒体填第一段歌词:小小兔子出来玩,跳呀跳,跳呀跳,小小兔子出来玩,跳呀跳呀跳!

学生结合自己的多种表情与情绪自由创编歌词并表演。如:活泼的兔子出来玩……;胜利的兔子出来玩……;骄傲的、悲伤的、开心的兔子出来玩等等。

      教师利用柯达伊手势引导学生进行简单的声部卡农:第一声部在第二声部前两小节进行,结束句比第二声部多唱两个跳呀,例如:跳呀跳呀跳呀跳呀跳

      4、多种类型兔子大荟粹

     1)(师对生):这么多表情丰富,表演出色的小兔子,哪一个是博学多才的呢?(抓住学生不甘落后的心理特点鼓励他们大胆地说)说一说兔子的特点,生活习性以及自己与兔子的交流(养兔经历,养兔日记),如:白兔的眼睛为什么是红色的?兔子为什么不喜喝水?兔子的短尾巴是怎么回事?

      (2)(引出短尾巴兔子的故事)

     3)心灵手巧的兔子--剪纸、折纸兔的参与、展示。

     4)能说会道的兔子--兔子儿歌(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建议学生尝试用几种不同节奏朗读。

      师:大家如此见多识广,博学多才,我当然也不甘落后罗,我收集了一些关于兔子的资料,同学们想了解吗?(主要从艺术与文化,艺术与情感的联系方面着手)

      民间传说,玉兔,兔儿爷,听说兔儿爷的头像准备申请为2008年的奥运会吉祥物

      兔年邮票

      兔子的工艺品,如:泥塑,纸工,布艺挂饰等(可鼓励学生命名)

      民间剪纸兔--展示全国有名的湖南望城县剪纸老艺术家秦石跤的剪纸作品,及录像。

      将剪纸作品贴上黑板上,小结,并提问:暂时还没发现一个机智勇敢的小兔?你们说,小兔子机智吗?勇敢吗?  

     (课题设计与教学: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清水塘小学  邱小燕)

     在后现代课程知识观的引领下艺术课教学活动发生了以下变化:

      一.课程理念的转变

     传统的基础教育艺术课程教学是从艺术进入学院派后所形成的各自学科教学体系中演变而来的,它们延续着各自学科发展的逻辑。但是,经过课程理念转变的反思性研究,新的艺术课程要充分考虑和分析:在基础教育中艺术学科的教学目标应该使课程去适应学生身心的发展。这就是说,在基础教育中无论那一门艺术学科,其教学的最终目标和方向,都不应该是重点考虑本学科的发展,而应该是为了学生终身的发展。艺术学科的知识只有在文化与历史的大背景中同学生的情感发生连接后,与学生旧有的文化记忆和生活背景产生融合与分化后,学生才能对某种学科要素、对技能的表现产生学习兴趣和获得的欲望。教师只有了解了学生在基础的艺术学习中这一根本需要和心理变化过程,才能再确定自己的课程目标。上述的设计与教学实例已经打破了原有的学科体系,以立体的形式在课堂教学中向学生呈现和实施不同学科能力的传递。

      二.课程目标的理解

      新艺术课程的目标并不是检测和评价学生在艺术课上掌握了多少教材中的知识,而应该对学生是否在艺术学习中对问题的反思能力和整合能力有了逐步的发展和形成。这应该是在学生与文化的对话里能够站在自己原有文化、生活背景的基点上,对单元课题所创设的文化情境进行批评式的思考,在思考中自己沥清某种艺术学科知识,形成对问题的分析和知识批判性的能力。在动手能力方面,并不是单一的某种学科技能性的掌握,而应该是以自己身心体验为基础的积极参与的愉悦。这样的课程目标是一种远期指向性的方向,而不是眼前学校的局部利益和对少数精英学生的培养目标,而且这一目标应该是在艺术实践活动中达到的。多样性的学科活动使学生在学习中可以根据自己智能发展的某种强项来进行学习的选择,而不是按照传统的艺术教学那样,规定好这一节课大家都必须学习歌唱或其他的什么技能。

      三.课程结构的调整

      基础教育中传统的音乐课和美术课在课程结构上,某些知识点教学重点、难点始终占据着课程的核心地位,需要予以大量的课时和支持,这样的课程结构对课程本身使学生获得人文文化上的提升是淡漠或削弱的。有的教师认为综合艺术课程里,学生在艺术课学习中的感动是虚的,而学科知识是最实际的,是硬指标,这样的认识和理解背离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和新艺术课程原本的目标和方向。新艺术课程的目的在根本上讲就是为了通过这一课程的学习,使学生能够开始认识和逐步完善一个心灵上的、内在的人文情感世界,以便为他们将来建立一个比较和谐的社会生活世界奠定下良好的发展基础。从另一个角度讲,新的综合艺术课程所建构的课程体系,对学生不同艺术领域学科技能的培育和形成能力,特别在综合能力方面,例如,对学科文化的通感方面更为突出。

后现代课程理论强调从教学过程、对话、探究、转变等角度来重新看待课程,特别强调人(学习者)与的交互主体过程,这实际上就在强调一个学习的转变与被转变过程中的体验。当课程实施中教师带来了新的信息与学生旧有的经验产生碰撞时,学生的心理始终处于一种转变与被转变的过程体验之中,每节艺术课有那么大信息量的知识,这些信息在学生接受时所受到的筛选是学生的价值认识与教师的价值引导产生碰撞的过程,这样的转变与被转变过程使得学生必须对这些信息做出个人的选择。这个过程就是学生在中交互主体所发生的一种转变性。一个具体的课题,在这样的教育观作用下所产生的是各不相同的艺术课。人们对于教育的理解由有知识的教师教导无知的学生转变为一群个体在共同探究有关课题的过程中相互影响。”1上述的教学案例(节选)非常好的验证了这一理论。

      人们对于课程的认识源自于拉丁语中的currere,意指跑道”(race-course),转译为学习之道”(courseofstudy)2长期以来,教育及学科课程习惯按照事先划定的跑道朝着规定的目标奔跑,这是一种规范的标准与法则,是人们在长期的教育活动中认可及习惯的模式。但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它的两面性,过于规范会造成约束人们在教育中的行为,制约人们对事物的看法,另外,就如同普通的生活一样,人们的生活也离不开规范,关键在于平衡。

      现在的综合艺术课程不再是跑道,而成为跑的过程自身。而学习则成为意义创造过程之中的探险。”3每个在新的课程改革中深入到基层的教师和研究者都能够体会到综合艺术课程丰富的资源性整合教学所具有的挑战性,以及课程所带给学生的欢乐,感受到课程变化为教师角色转变所确立的基础,也认识到综合艺术课所具有的强大的生命力。

      新诞生的综合艺术课程在课程、教材建设、实验区验证的过程本身就是体现建构主义教育理念的。3年来,在不断的实践中,艺术课程标准的研制者、艺术教材的编写者、实验区的教师、学生和家长都在共同的建构着一种新的课程文化。尽管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但还是走出了最坚实的一大步,因为,这是别人过去还没有走过的路。这是最具挑战性的一个跨越,不仅是对教育本身的挑战,而且,是对于每个参与者的挑战和革命性变化,我们是在建构中与课程、教材、实验区学生共同成长的。

(注:作者——李力加